close

胡瑋婷

初次參加台中展翼視障天使協力車隊活動時,原本還擔憂自己未有騎協力車的經驗,又須擔任領騎手,我害怕無法順利帶領盲人騎完全程,不過在領隊與視障朋友的教學與引導下,再加上我騎車的天賦與努力,經過幾次練習後,我和我的視障朋友已能穩妥起步,接著我們順利騎完有許多緩升坡的36公里路程。

 

有了上次的經驗後,我對於本次從新烏日至中興大學,再至藝術文創中心,以平路居多的20公里路程,當然是抱著輕鬆騎完全程的態度與自信參加。而這次與我配對的是一位全盲的國二男生小維,雖然我已年近三十,但從大學至研究所再至工作,都從事輔導諮商的我,自然是擅長與學生互動,更何況小維還是十分開朗活潑,並與我相談甚歡的小男孩呢!

豈料,這次我卻栽了大跟斗。不知怎了,我們每次起步總是搖晃不穩,正當我預備好喊「一」,聽見我喊一的小維,預備好後換他喊「二」的剎那,他坐上椅墊,緊接著兩人異口同聲地喊「三」並一起踩下踏板,然而協力車早已因小維坐上椅墊的力道而傾斜,使得我們踩下踏板後總踉蹌歪斜地起步。經過幾次的起步後,我習慣小維的速度與方式,調整了自己的姿勢來配合他,並隨時做好傾斜的心理準備,以便使盡手腕力氣將協力車拉正,好不容易我們還算能起步而不至於摔車。

正當我內心暗自驕傲配合度超高、協調性超強時,領隊從後頭看見我們起步的方式,便說:「小維,你不可以先坐在椅墊上,這樣姊姊會撐不住你的體重哦!」領隊的這句話就像子彈,狠狠打進我心裡頭,此時我才驚覺,我竟從未打算要與小維溝通協調,只一味地配合小維的步調與方式。

兩人相處似乎也是如此,若自以為能者的我們,總順著對方的習慣與方式,來朝向共同的目標前進,即使我們再有精力與毅力,也只能搖晃前行,而終點絕不會是美好幸福的藍海,反是筋疲力盡的黑海。因此我想,真正的「協力」不是完全的「配合」,而是兩個人經過溝通與協調後,選擇彼此最舒服且輕鬆的方式共同「合力」完成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咖啡王子蔡大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