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莊瑞琳

*

 

當我又開始散步

 

黃昏的溫度一下子塗在皮膚

日照是喜悅的

生命曾在此折斷

而夢也可能有盡頭

黑夜的牆築起之前

我閉上眼睛

皮膚的溫度持續降落

**

 

對你的愛情在變形

牆上的畫已經完成

我挪動座位

讓太陽在視線中

沒有人認出這風景

它屬於黃昏

至今連你的腳步聲亦可以省略

一如我那些省略的歲月

***

 

那些負傷的全部回來了

小城的屋頂濕漉漉的

孩子用自己的腳挖掘地面

好些年了

文明仍在幻想自己的毀滅

重複著憂鬱的主題

沒有人會真正消亡

除非他不信魂魄走失

****

 

這是真正寂靜的夜晚

在疲倦的天使之側

我喪失了自我

來不及喊叫

泥土上

螞蟻列隊經過

革命的號角預備

讓和諧代替混亂

但我已喪失自我

我的額與天使的羽翼

有著最近的距離

卻沒有喊叫

*****

 

負傷的十一月

死神終於來信問候

生活摩擦意識

直到起火

有人在一旁彈琴

不知道海洋的洶湧

生平的第一場船難

要我們交付靈魂

終於他來信了

久違的戀人伸手

撥弄我們的眼瞼

徹夜燃燒不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咖啡王子蔡大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